鐪熼挶鐢垫姇缃戠珯_女知青在湘西老林落入土匪手中,结果太恐怖了

鐪熼挶鐢垫姇缃戠珯_女知青在湘西老林落入土匪手中,结果太恐怖了

鐪熼挶鐢垫姇缃戠珯,这是一名青年女知青与土匪的在湘西老林中的故事。

那是1971年9月的一天,是我魂丢湘西新洛寨的日子。这天,我照常为工地食堂打柴,只是独自一人上山。城里年轻人最爱新鲜,这天我进入一块新地,满目茫茫翠林,诱人神往。我一时忘乎所以,峰回路转,不知去向。不觉天色已晚,远处传来狼叫虎啸声,这时我才感到惧怕,急得六神无主。人越是焦急,心中越是糊涂,像一只被打慌了的鸡婆子,东窜西窜四门无路,真想哭了。

知青迷路,遇见 “好人”

正在这危难之际,一个衣服褴褛的老人闯入我的眼中。老人一脸微笑,肩上背了一个褡裤,见了我和蔼可亲地问道:“姑娘你是哪里的?到这里做什么?”我什么也没想,就像孙子见了爷爷似的,将经过照直说了。老人用浑浊的目光望着我说:“这样吧,姑娘你今晚肯定走不出山了,到我家过夜吧,明天我送你下山。”我一想,走到这一步,也只能身不由己了。

老人的家是个烂茅棚,家有三口人,两老加一个女儿。女儿叫阿秀,与我年纪相差不大。当天我在老人家中吃了几个红薯作晚饭。饭毕,如豆的油灯下两个老人与我闲聊,打听我家中的情况,同时向我投出羡慕的目光,老人说:“你们城里人就好过,我们山旮旯里一辈子也莫想有那个日子。”我说:“老人家,等铁路通了,日子就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这时我伸手抓痒,无意触到裤袋中的月经带子。老人说:“看你们上山砍柴都是大包小包的。”我想解释一下,因害羞,难以启齿,红着脸儿低头不语。

“好人”变脸,原是匪贼

山里的夜,静如死水。老人安排我与他的女儿阿秀同睡一床。阿秀要我睡外边,我要睡里边。阿秀的娘劝我说:“姑娘,外边好睡些。”也许是神差鬼使,我浑身无故发痒,老是睡不着觉,而阿秀呢?一上床就酣然入睡了。夜,越来越恐怖了,外面的鸟兽叫声不绝于耳。我感到特别害怕,便将阿秀掀到外边,二人换了位置。这时我隐约听到他们在谈话。谈话声慢慢由小变大,只听到那老头讲:“这女学生身上肯定有钱,这次可以发个小财了。”接着又听到“霍霍”的磨刀声。

歹人谋财,侥幸逃命

我用被子死死地将头蒙住。脑中嗡嗡作响:老贼以为我身上有钱,但其实我身无分文,向他说明吧,也不顶用了。不一会,老贼果然来了。我从被缝中隐隐看到他手持菜刀,轻脚轻手来到床边,满有把握地对着阿秀的头就是一刀砍了下去。只听阿秀一声惨叫,再也没吭声了。他两人惊惶失措地将尸体从床上抬下来。老贼说:“莫惊动阿秀了,轻点。”老贼抬着尸体往屋后走去。老贼以为所杀的是我,没想到他女儿做了替死鬼。

床上满是腥味和鲜血。早已吓个半死的我,求生的本能猛地让我跃身而起,带上自己的柴刀,向进门的路上摸去。眼前是一片黑色的海洋,几乎寸步难移。多么想找到一个善良的人来救救我,可是除了恐怖还是恐怖。于是我就背毛主席语录,“下定决心不怕牺牲”,反复背诵,也不顶用。难道就这么等死不成?

苦人天佑,也许我命不该绝吧。铁路指挥部被盗,工地领导派了四个武装工作人员,由一个叫代小云的副队长领队,搜山追捕盗贼,他们与我碰个照面。我顾不了许多,连忙跪下求救。代队长听了,立即叫我领路,直向老贼屋后奔去。蒙在鼓中的老贼俩还在掩埋阿秀尸体。代队长一声大喝“不许乱动!”当我出现时,老贼大概才弄清杀的竟是自己女儿。他一下瘫倒在地上,悔恨莫及。代队长吩咐队员将两个凶犯绑了,押回指挥部。经过审问,才知这老头原是湘西剿匪时溜掉的一个匪贼!后来,司法部门将他处死了。(口述/ 王姣 整理/ 周保林)

蒙特卡罗网上娱乐